奥博APP

                                          来源:奥博APP
                                          发稿时间:2020-08-06 12:54:36

                                          而作为新冠病毒疫苗研发的一位“种子选手”,中国生物本身也拥有多个国际认证的疫苗产品品种,与许多国际机构疫苗项目有过成功的合作案例,具有大规模向国外出口疫苗的经验。当下,中国生物已在北京、武汉两地建设完成新冠灭活疫苗生产车间,年产能达2亿剂。一旦疫苗成功上市,很快就能够大批量地为全世界提供安全、有效、高质量的疫苗,并不会奇货可居,不会在世界各国饱受新冠肺炎疫情折磨的时候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去谋求某种利益。

                                          若中国先研制出疫苗咋办?特朗普:我们愿与中国合作

                                          在疫苗的攻关阶段中,各研发单位、合作单位、生产单位以及科技主管部门、医卫监管部门等各方均全盘通力配合、全力以赴,通过集中力量、串联转并联的方式,加速疫苗研发。比如在疫苗的有效性评价环节,以往的方式是对不同种类的动物逐一进行有效性试验,这次采用并联的方式后,则是对不同种类的动物同时开展有效性试验。

                                          据杨晓明介绍,2月1日,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际,中国生物作为牵头单位获得了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公共安全风险防控与应急技术装备”重点专项“2019-nCoV灭活疫苗”项目的紧急立项,随后科研攻关团队加班加点,以每天16个小时以上高强度工作的“战时机制”推进疫苗的研发,平均每周都能取得一项突破性的进展。由于临床前研究的数据较为充分,同时也因为全球严峻的疫情防控形势,因此国家药监局为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开通了“绿色通道”,一次性批准了Ⅰ/Ⅱ期临床试验。4月12日,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成为全球首款进入Ⅰ/Ⅱ期临床试验的疫苗。4月27日,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也进入Ⅰ/Ⅱ期临床试验。两个疫苗的Ⅰ/Ⅱ期临床研究共入组2240人。

                                          据《华盛顿观察家报》21日报道,当天有记者向特朗普提问说:“昨天,一家中国公司的一项研究显示,他们在新冠病毒候选疫苗方面取得了一些有希望的成果。如果中国是第一个研发出疫苗的,或者即使不是,政府是否愿意与中国合作,将成功的中国疫苗带到美国?”

                                          对于外媒热衷炒作的中美疫苗之争的话题,杨晓明表示,中国很早就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中国贡献。中国在疫苗研发上,也采取的是与有需求的国家携手同行的路线,大家共同寻找应对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关键解决方案。

                                          而对于公众对国产新冠肺炎灭活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关注,杨晓明表示,为验证新冠肺炎灭活疫苗安全性、有效性,助力新冠肺炎灭活疫苗的早日上市,

                                          对于特朗普的这番回答,《华盛顿观察家报》讽刺称,虽然特朗普在当天的简报会上反复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但在谈及中国研发疫苗的成果时,特朗普反而觉得让美国人接种疫苗的努力应该是“全球性的”。  

                                          此前,国药集团所属四级企业党政主要负责人在内的180名志愿者带头接种了新冠灭活疫苗。志愿者人体预测试表明,受试者抗体已完全达到抵抗新冠病毒水平。近期又有1000余名国药集团干部员工自愿接种,也都显示疫苗安全有效,不良反应发生率及程度远低于在研的同类疫苗,这无疑给了研发团队很大的信心。此时,国产新冠肺炎灭活疫苗还在慎之又慎地推进疫苗的Ⅲ期临床,在更大人群范围内验证疫苗的安全性及有效性,从目前Ⅱ期临床揭盲结果显示,效果是非常好的。“中国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叫神农尝百草。中国生物制品工作者就像‘神农尝百草’一样,数代中国生物人就是将这种以身试药的献身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了下来。比如说被称为“衣原体之父”的汤飞凡,正是凭着这种以身试药、以身试毒的精神,将沙眼病毒种到自己眼中的,而成为世界上发现重要病原体的第一个中国人。基因工程重组宫颈癌疫苗试制出来后,中国生物全课题组的十几个年轻人不分男女,每个人都先给自己来一针。这种以身试药一方面是为医药事业献身的精神,另一方面也是我们对研发的疫苗有信心,我觉得这是献身精神和科学精神的结合。”杨晓明称。

                                          对此,杨晓明表示,病毒在传播的过程中出现基因组部分位点的变异这是一种常见现象。病毒只有在蛋白质水平上发生非常大的变异时,相互作用的受体和靶点才可能改变。从目前数据来看,新冠病毒发生蛋白质水平上大的变异的可能性极低,且现在发生的变异都不是关键点的变异,所以不足以引起疫苗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