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体彩网

                                                                            来源:福建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8-09 23:52:53

                                                                            崔大使:美国和俄罗斯正就现有协议相关问题进行重要谈判,这对国际战略稳定极其重要,希望相关协议能够延期。但我不知道美俄之间的谈判具体进展如何,也许我们应该――我确实希望――有理由保持乐观,但我不知道。我们只是祈愿美俄能将协议延期,以维护国际战略稳定。

                                                                            崔大使:你知道,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权……

                                                                            米歇尔:我们谈谈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吧。您知道,它是1979年中国在我国开设的首个总领馆,所以具有非常重要的奠基性意义。美方将其关闭后,作为回应,中国关闭了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您认为形势还会进一步升级吗?

                                                                            时任外交部长的钱其琛后来在撰写的《外交十记》一书中,也披露了这段内情,“1989年6月21日,布什总统秘密致函邓小平,要求派特使秘密访华,与小平同志进行完全坦率的谈话。”

                                                                            米歇尔:北京的一位中国外交政策专家称,蓬佩奥的演讲是美国对中国发动“新冷战”的宣言。您认为这是美国国务卿发动“新冷战”的宣言吗?

                                                                            崔大使:今年1月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后,双方经贸团队一直在不同级别上保持着沟通,协议执行取得积极进展。比如,中方承诺在执行协议的头4个月内做的50项工作已全部完成。我们还在继续购买美国农产品等商品。疫情影响了正常的贸易往来,这也是现实。中方正在尽最大努力克服当前困难,保持贸易流通,尽可能有效执行协议。

                                                                            崔大使:推迟香港立法会选举的决定是由香港特区政府作出的,原因就是疫情。近些天,人们看到香港疫情反弹十分严重,形势令人担忧。香港特区政府认为,如果按期举行选举,存在疫情进一步扩散的重大风险。实际上,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有几十个国家或地区决定以某种方式推迟选举或类似活动。

                                                                            崔大使:我们两国开展全面接触的需要显而易见,包括在贸易、金融、环境、安全以及国际和地区热点等所有问题上。因为我们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我们确实有共同的利益和责任。

                                                                            但是,大使先生,现在美国国内的情绪发生了巨大变化。美国国内对中国在香港的反民主行为普遍感到失望甚至愤怒。人们感觉,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南海正对菲律宾和越南采取非法行动,推进过分的法律主张。人们普遍反对解放军在喜马拉雅山漫长的边界上对印度的行为。刚才安德利亚也问了您有关维吾尔人的问题。在这个国家,有很多证据使我们相信,可能多达一百万的维吾尔族人受到了不公正的压迫和不公正的待遇。我和大使先生已经认识很久了,我想对您说,在美国,观点正在趋于强硬。甚至大多数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一致认为,中国在印太地区太有侵略性,我们可能正处于转向竞争的根本转折点。

                                                                            我想对大家坦诚地讲,对美国来说真正的问题是:美国是否准备好与另一个具有不同历史、文化和制度,但无意与美国争夺全球主导地位的国家共处?你们是否准备好与我们和平共处?这是根本性问题。我希望,政界人士、外交官、记者和学者能够真正严肃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