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彩神8

                                                                          来源:新版彩神8
                                                                          发稿时间:2020-08-15 09:51:00

                                                                          在这些事情上,大家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不能用正常理性来思考的问题、不能用正常理性来对待的事态。比如,一般从经济理性出发,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国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因此不用担心,美国人不会冒着这么大的损失来跟中国强行硬脱钩。这些都是从以前教科书上看到的逻辑解读所形成的理性思考来做的判断,无可厚非,因为我们过于习惯如此,习惯这种分析方式。但是,其实在冷战期间,这种经济理性都不再是主要考虑。如果参考过去冷战的经验教训,大家应该知道,连像卓别林这样的喜剧演员,因为他演的很多电影是表达下层社会的尴尬和痛苦,因此被直接说成是共产党而受到批判。美国在冷战初期甚至把推行“罗斯福新政”的罗斯福总统,也当成共产党。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军支持的美金,美金需要的美制,美制需要配套的美言,这“四美”,其实等于美国对所有拒不认同、拒不屈从的国家有降维打击的能力。原来在中国人民币没有形成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体系之前,我们是咬住美元的,整个1990年代一直到新世纪前十年,我们是紧盯美元汇率。美国的金融当局成为世界的中央银行,凡属于紧盯美元汇率的,都得跟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来做调整。我们也都知道,美军制定的作战方案,几乎是世界上都必须要跟从学习的。因为它代表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美军支持美金,美金要求美制,世界各国都得按照美国的制度体系来改变自己,当然世界都接受美国的话语体系,这个过程实际上对个所有想要不跟从,想要维持自己一点独立利益的国家来说,都会意味着重大的危机。

                                                                          就这样,有了六十年代的艰苦奋斗,自力更生。我们的知识分子们,我们的学者们,甚至都没有个人生活也没有家庭,把自己的全部生命奉献给了这个国家的独立主权。那是一个全民奉献的时代。既然脱离开美国和苏联这两个有雄厚资本力量的阵营,只能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今天很多人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当年我们犯了左倾错误,其实大家是不太了解那段冷战历史。那段历史告诉我们,只要你想摆脱双方的控制,中国要想不站在任何一方,那是一定要支付相当大的代价,对老百姓来说就是普遍贫困。这一点,我就点到为止,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我们的《八次危机》,那里面有详细的描述。

                                                                          六、中国被纳入新冷战的原因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变,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不可能逃得开美元主导的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的影响。金融资本推动的金融全球化和老冷战之前产业资本推动的产业资本全球化,完全不同。无论是在内容上、性质上还是在表现形式上,都有很大的差别。所以,后冷战时期最先形成对抗性矛盾冲突的是金融资本阶段的美元资本集团和欧元资本集团。这个矛盾冲突爆发的时间点,正是在1999年欧元正式问世之时。并且欧元一问世,其币值就高于美元。这种对美元的挑战,导致一系列冲突,而这个冲突基本上发生在欧元区周围,从巴尔干冲突、科索沃战争,到几次中东冲突,再到俄国乌克兰冲突等等。

                                                                          从政治角度来说,如果这些措施伴随着局部军事冲突,比如南海冲突或台海冲突等突,一旦冲突同时发生,那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整个西方连同政治制裁、经济制裁以及金融制裁一起上。在那种情况下,对中国来说,直接损失是什么?一旦进入政治经济军事的全面制裁,中国在西方所有的投资,包括在美国国债市场的投资,都会被扣下。意味着,美国可以这种手段直接占有大量中国在海外的资产,同时赖掉对中国的欠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人,我们在美国至少有一万亿美元的国债市场投资。这就像我们说的,打垮了苏东体系之后,美国和欧洲的各种金融资本,大大收割了一波苏东国家实体资产的韭菜。

                                                                          冷战时的许多防卫条约和前沿军事部署仍在,而且美国正在将中国推上类似过去苏联的“对手”位置。如果听任西方国家联合起来,中国的处境有可能比苏联还糟糕,因为苏联还有华沙条约和一个社会主义阵营。因此,防止这个联盟的形成,是当前中国外交的当务之急和重中之重。

                                                                          那么,从老冷战到新冷战,中国到底有哪些应对经验。先说老冷战,那时中国是毛泽东时代。中国当时将正在进行的土地革命战争定义为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我们是按西方的“五个阶段论”来形成意识形态的,那是一种线性思维,那时候认为中国跟西方一样,一定要经历五个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最后再到共产主义社会。所以,中国当时处在什么阶段呢?处在资本主义尚未建成,资产阶级革命正在发生的阶段,只有当中国完成了工业化大生产之后,才能再讨论是否应该进入社会主义革命。早在1940年代到50年代初期的时候,我们自认为是资产阶级革命,这个时期的土改也是资产阶级革命性质的。为此,1947年毛主席还发表了《新民主主义论》,认定了中国即使革命成功,也要进入资本主义。解放战争节节胜利时,虽然美国当时是支持国民党政权的,但是美国并不打算跟这个还在进行资产阶级革命的中国完全断绝关系。美国的大使馆一直跟着国民党撤退,但是在南京解放后,它还是留下了。美国一直试图想跟中共维持一种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关系,直到毛泽东发表《别了,司徒雷登》,美国大使司徒雷登才离开中国。

                                                                          中国的国有金融体系是按照以防范风险为第一目标的要求来制定所谓金融运行的规则法律,不可能短期内就增加更多的信贷,这当然就出现了金融的相对过剩。同时,我们的美元储备又不能用于去买发展所需要的设备或者技术,那怎么办呢?中国开始提出“一带一路”,在推动的同时开始签订双边货币互换协定,尤其是在2008年华尔街金融海啸之后,美元在世界上的信用程度明显下降的时候,出现了东盟+1(中国),我们各自用本币结算;后来又扩展到东盟+2,把韩国带上;再后来是东盟+3,把日本也加上。于是,整个东北亚到东南亚这个体系,亚元就呼之欲出了。世界金融格局很可能出现三足鼎立,美元集团,欧元集团,亚元集团。这实际上对世界金融资本应该是一个稳定的框架结构,但是它意味着美元的份额将大幅下降。

                                                                          但此“冷战”非彼冷战。中国的发展已成形成熟,没有任何一个大国能够阻挡它的崛起。中国在40年的发展中积累了雄厚的经济基础和大量资金、技术、人才,形成了全球最大的市场,成为了世界上工业门类最齐全的国家;它所需要的能源和原材料大都来自非西方国家,而第三世界是不会封锁中国的。